三水

宅,腐,懒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曦澄】往事不堪回首 下

  # ooc!ooc!ooc!
  # 班干部蓝曦臣×小混混江澄
  
  
  
  
  ————————————
  
  1.
  这一段路走下来,江澄不禁感叹了一下蓝曦臣的好脾气,要是换了别人,自己这种说话方式肯定就要被约架了。
  倒不是江澄不会好好说话,如果是在长辈面前,也能装得像模像样。只是他觉得平时没有浪费感情的必要。打架就打架,又不是打不过他们。只是蓝曦臣这脾气也太好了点,与他这种能把天聊死的人聊了一路,竟然半点怒色也没有,居然还能笑眯眯的找话题。
  平时也没有什么人和江澄聊天,江澄也不是那种会主动跟人搭话的人,难得有人能和他聊这么长时间,江澄其实还挺开心的,表面上看不出来就是了。
  二人在一个岔路口分开,江澄回了家,照例把作业一样一样掏出来,堆成一小摞,然后朝着那一小摞作业发呆。
  写还是不写呢……
  还是不写了吧,哪个是小混混写作业的?于是江澄把作业推开,继续发呆。
  但是不写……成绩会下降的啊?于是又拿回来,摆在面前,又纠结了一小会儿,还是认命地拿起笔,开始写作业。
  一边写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大概是最清流的小混混了,打架学习两不误。
  
  2.
  就这样平平安安的过了两个星期,江澄照例不上自习课,蓝曦臣也照例与江澄一起回家。
  经过两周的劝(xian)说(liao),蓝曦臣和江澄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了,虽然劝说是一点成效都没有。
  不过江澄比蓝曦臣想象的要安分得多,本来蓝曦臣以为江澄是那种三天两头就要去打架的人,结果小半个月都过去了,江澄一点要去打群架的意思都没有。
  蓝曦臣还很有些愧疚的想:之前是我误会他了。
  殊不知这小半个月江澄为自己的脾气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3.
  虽然江澄已经非常努力地克制自己了,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些不知道什么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来主动招惹他。
  本来是非常难得的一节体育课,江澄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开始对着蓝天白云一本正经的发呆,顺便晒太阳。然而没过多长时间,他的蓝天白云区就被几个五颜六色又奇形怪状的男生挡住了。为首的男生带着一股迷之自信和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开了口:“江澄是吧?今天晚上放学之后,在××地,我会用武力告诉你,美女只配强者拥有!王小花,是我的女人!”
  江澄:“……”
  江澄:“啊?”
  没等他开口怼人,几个奇形怪状就趾高气扬地转身走了,只留下江澄在原地懵逼。
  所以王小花是个什么玩意?
  
  4.
  蓝曦臣察觉到了江澄这边的异动,奈何他与江澄所在的地方隔了半个操场,等他过去时,那几个人已经走远了。于是蓝曦臣在江澄身边坐下,问道:“怎么了?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江澄有点木木的看着他,反问道:“王小花是谁?”
  蓝曦臣:“……什么?”
  江澄回过神来,扯出个笑来,答道:“没事。那几个小子是来约架的。”然后突然想起来蓝曦臣好像是班长还是学习委员什么的,又补充道:“他们太张狂了,作为前辈,我有必要去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你可别告诉班主任啊?”
  蓝曦臣也朝他笑了一下:“我不告诉班主任可以,但是你得带我去。”
  
  5.
  为了和那几个小智障打架,江澄甚至久违的上了节自习课。
  班主任震惊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震惊之余还悄悄给蓝曦臣比了个大拇指。
  虽然江澄只是趴在桌子上睡觉而已。
  打了下课铃之后,江澄有点神志不清地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慢悠悠地收拾好书包,顺带还帮值日生扫了扫地。等他扫完地,班里已经只剩下他和蓝曦臣了。
  江澄偏了下头,说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然后径自走出教室。
  蓝曦臣快步跟上他,问道:“他们不是说放学之后吗,你为什么要磨蹭这么长时间?”
  江澄颇有些得意的朝他笑了笑,答道:“他们等这么长时间肯定要生气的,这样打架的时候就会很激动,就可以速战速决 了。”
  约个架原来还有这么多套路吗?
  到了约架的地方,那几个奇形怪状已经歪七扭八地站在那了,那个头儿是明显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骂骂咧咧要说点什么,但马上就被江澄打断了:“打架可以,但是你告诉我,王小花是谁?”
  那个头儿的脸又青了一点,从旁边的书包里抽出一根甩棍,直接就要往江澄脑袋上抡。
  然后被江澄轻轻松松的躲开,并狠狠一拳捣在他的腹部。那个混混直接趴到了地上,蜷缩成一团,爬都不往起爬了。
  其他几个人怂的不行,一看唯一一个有武器的人都被放到了,就什么义气都不讲了,跑得一个赛一个得快。
  江澄身后第一次看人打架的蓝曦臣:“……这就完了?”
  江澄甩了甩手,一脸不以为意的反问道 :“不然呢?”
  蓝曦臣:目瞪口呆.jpg
  
  6.
  ——十年后——
  江澄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蓝曦臣规规矩矩地坐在他旁边看书。
  电视上没有有意思的节目,手机又没电了,于是江澄百无聊赖地回忆他刚和蓝曦臣认识的时候发生的事。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怼了蓝曦臣一下,问道:“蓝曦臣,你说你刚认识我的时候——是不是有病?一个班干部还想着来围观小混混打架……”
  蓝曦臣回之一笑:“我要是没那么有病,说不定就追不到你了啊。”
  
  ——end——
  

  没错,就这么草率的end了! (草率得自己都想打自己……)
       总之他们在一起了!
  跑题跑得异常严重
   @拾期崽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我对不起你和你点的梗……
  最后给各位拜个晚年! !
  新年快乐!!!

50fo点梗

  我居然!50fo了!!!
  妈耶没想到我写的又少又不怎么好也能到50fo!超开心!!!
  有人要来点个梗吗?
       格式就cp+梗
  cp就是渣反和魔道里的吧
  再加上双玄。
  截止到明天晚上九点?
  还有就是我不会写ABO,也不会开车(´;ω;`)
  感谢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各位!!!爱你们!!!疯狂比心❤❤❤
  占tag致歉

【曦澄】往事不堪回首 上

  # ooc注意!
  # 班干部蓝涣×小混混江澄
  
  
  ————————
  
 
 
  江澄上初中的时候是个不良少年来着。
  抽烟纹身烫头早恋……他都没干过,就是偶尔喝喝酒,打打群架。一个打一群那种。
  江澄很能打,这件事全学校都知道。但是他再能打,也是一个人,在打群架方面完全不占优势,每次打完都得带点儿伤,跟他打的也占不着什么便宜就是了。
  为什么学校不管?
  打群架这种事能让学校知道吗?!要是真被发现了就是两边都要罚,初中生又没有那种非要鱼死网破的仇,打完就完事呗。
  至于打架的理由——那就多了。江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旦有人主动招惹他,他就跟那人打。
  反正学校不知道,家长又总不在家……
  这样一说,稍微有点心酸哦。
  所以也有可能是缺爱导致的?蓝曦臣这样想着,开始莫名心疼江澄。
  至于蓝曦臣这个三好学生为什么要想一个不良少年,那还要从前一天的自习课说起。
  蓝曦臣本来是在认认真真写作业的,直到班主任叫他:“蓝曦臣,你来出一下。”
  虽然班主任平时是有在自习课叫同学出去谈话的习惯,但蓝曦臣这个标杆一样的人是从来没被叫过的。于是蓝曦臣放下笔,在全班人的注视下走出教室。
  班主任是刚上任的,很年轻,长的也好看,就是好像没什么管理学生的经验。班主任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江澄吧?”
  蓝曦臣点点头,反问道:“他怎么了?”
  “他不是……总打架嘛,自习课干脆就不来了。你看看能不能劝劝他,不能不学习啊。你们都是一样大的,应该能有点共同语言,你劝比我劝效果好……”
  班主任好像还要絮絮叨叨的说点什么,但蓝曦臣有个问题实在忍不住想问,后面的话又好像没什么用,就见缝插针的打断了班主任的话:“可以倒是可以,但为什么是我去呢?”
  班主任以一种复杂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蓝曦臣一遍,说道:“我觉得吧,你看起来身体素质比较好,万一劝说失败好歹还有机会武力镇压一下,别人去了可能劝都不敢劝。”
  停顿了一下,又赶紧补充道:“你千万别跟咱班其他人说!不然他们又该说我嫌弃他们了……还有,明天开始你最后一节自习可以不用上了,去好好劝劝江澄。好了,回去吧。”
  蓝曦臣点了点头,走回了教室。
  
  ————————————
  
  第二天的倒数第二节课一上完,江澄就拎着书包走了出去。而接受了任务的蓝曦臣也迅速收拾好书包跟了出去,并且一边尾随一边思考应该怎么开口。
  但是刚出了校门没走几步就被发现了。江澄停下脚步,转过来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谁?跟着我干嘛?”
  于是没考虑好怎么说的蓝·老实人·曦臣非常诚恳的说了实话:“我和你一个班,老师让我来劝你好好学习。”
  江澄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蓝曦臣,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劝我?我要是不回头你还打算跟我回家吗?”
  没想到蓝曦臣居然还认认真真的低头想了一下,然后抬头朝他笑了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啊……”
  于是江澄转身就走并打算不再和他说话。但蓝曦臣依旧不远不近的跟在他后面。江澄忍无可忍的回头,尽量平静的问道:“你还跟着我干嘛?”
  蓝曦臣依旧是那副挺温和的笑脸:“我家也住这边。”
  本来江澄打人的心都有了,但一看到那张脸就感觉莫名下不去手,于是冷哼了一声又转回去继续走。
  蓝曦臣见他这幅样子,确定了他不会突然给自己一拳,于是快步上前与江澄并排走,顺便与他聊聊天,劝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江澄你平时回家写作业吗?”
  “你见过哪个小混混还写作业的?”
  “我觉得你比较……与众不同。”
  江澄翻了个白眼:“我哪里就与众不同了?”
  蓝曦臣非常仔细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说道:“我以前都没见过你这么严肃的小混混。”
  “那我该谢谢你吗。”
  “不客气。所以你到底写不写作业?”
  江澄终于没忍住说出了蓝曦臣出现后他一直想说的话:“蓝曦臣,你别是脑子有毛病吧?”
  
  ————————————
  
        @拾期崽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点的梗,总感觉自己跑题了( •̥́ ˍ •̀ू )
  突然发现自己的地得不分……有人愿意教我一下吗(´;ω;`)
  第一次写曦澄,感觉把握不太好蓝大的性格……
  以及在“我哪里就与众不同了?”那里,我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是“你的脸就很与众不同”

【柳澄】

   #师生向
  #ooc有
  # 短小
      
  
  
  
   五

  说到开学,最让人深恶痛绝的当属开学典礼,不仅磨磨蹭蹭,还什么用都没有,简而言之 ,就是浪费时间。
  在这个时间段里,管的不太严的老师(如沈清秋),就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底下学生只要不太过分就全当没看见,而柳清歌就和沈清秋不一样,他看的到,但是他懒得管。
  下面的学生本来还对这位新来的数学老师抱有一些敬畏之心,但在发现这位柳老师的对学生政策和沈老师差不多之后就放松了,该看小说看小说,该睡觉睡觉,两个老师坐在讲台上,一个一脸严肃的盯着讲桌发呆,一个面带笑容的玩手机,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安宁。
  除了莫名很方的江澄。
  本来,江澄是没想睡觉的,但是,蓝校长的讲话实在是催人眼皮下,然后……然后他就这样一边方一边睡着了。
  再说柳清歌,他盯着讲桌发呆也是有原因的。他手机没电了,早上闹钟没响,差点迟到,自然也就没来得及带什么东西,只能选择发呆,偶尔脖子酸了抬头看看。而就这么偶尔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的课代表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柳清歌想了想,决定下去溜达一圈,顺便把江澄叫起来。 (江澄:???)
  然后柳清歌泰然自若的经过了四五个睡觉的,走到了江澄的座位,敲了敲他的桌子。
  睡糊涂了的江澄迷迷糊糊的想:魏无羡什么时候又给我换闹铃了?遂抽出一条胳膊朝声源处拍过去,刚好拍在了柳清歌的手上。
   嗯?
  不对啊,这是我手机吗?
  怎么手感不像啊?
  教室里怎么突然这么安静?
  嗯?教室里?
  意识到自己拍的不是手机的江澄瞬间清醒过来,立刻抬起了头,把自己的手从柳清歌手上缩回来,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哈、哈,柳老师好。”
  柳清歌倒是比他自然得多,从容不迫的把手拿回来,说道:“放学到数学组来一趟。”然后转身回到讲台上。
  广播里的蓝启仁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讲,而江澄受了这一通惊吓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只得学着柳清歌,盯着课桌的一角发呆。
  目睹了全程的苏涉怼了怼前面的金光瑶,小声问道:“那么多人睡觉,这老师怎么只叫江澄?”
  金光瑶依旧笑眯眯:“我想,大概因为……”
  旁边的薛洋凑过来:“因为爱情?”
  金光瑶的笑容险些裂掉:“成美,你且住嘴。”又顿了顿,说到:“大概是因为江澄是数学课代表吧。”
  苏涉一脸敬佩道:“原来如此!不愧是组长!”
  薛洋转头嘲笑他:“啧啧,苏涉你个脑残粉……”
  没等他话说完,讲台上的沈清秋注意到了他们的声音,于是开口制止:“薛洋!苏涉!聊什么这么高兴?有事下课说!”
  于是薛洋乖乖闭了嘴,没再说话。

  
  ――――――――――――
  久违的更一下这篇。
  其实我之前纠结了好久要怎么写,终于是写出来了( ´_ゝ`)
  一个开学典礼居然被我拖了一个月…

  

【双玄】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 ooc注意
  # 胆子意外很大的青玄
  #第一次写双玄还有点小激动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一阵凄厉的惨叫响起,贺玄黑着脸忍无可忍的拽下耳机,喊道:“师青玄!你以为现在几点了?把电视声音调小点!”
  那边诡异的背景音乐和惨叫都停了下来,大概是师青玄按了暂停。随即师青玄的声音响起:“我当然知道现在几点,不然贺兄你以为当初我为什么搞了隔音板?反正你也睡不着,不如来跟我一起看啊?”
  贺玄考虑了一下,想着既然师青玄喜欢看那应该也还行,于是走向了客厅,只见师青玄舒舒服服的裹着被子窝在沙发上,手里还拿了筒爆米花。而他面前的电视暂停在一张狰狞的鬼脸上,师青玄丝毫不受影响的笑着朝他挥手:“快点过来呀贺兄,刚演到高/潮部分。而且这爆米花特好吃。”
  于是贺玄咽了口口水,走了过去,坐在师青玄身边。哪成想他刚一坐下就眼前一黑,然后凄厉的惨叫和诡异的bgm又响了起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立刻把罩在头上的被子掀了下去,黑着脸看着旁边努力憋笑的师青玄:“……笑什么?”
  就这三个字不知怎么又戳到了师青玄的笑点,于是师青玄干脆不再憋着,直接笑趴在沙发扶手上。
  贺玄想了想,很贴心的替他按了暂停,等他笑完。期间还往嘴里塞了两个爆米花。
  嗯,是挺好吃。
  于是贺玄把爆米花筒拿过来,一边吃一边看着几乎笑死在扶手上的师青玄。
  又过了一会儿,师青玄擦着眼泪直起身来“诶呦,笑得我脸好痛……哈哈哈,贺兄你刚刚整个人都僵了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
  贺玄往他嘴里丢了个爆米花,心道这师青玄怕不是个傻的吧,这有什么好笑的。又伸手给他揉了揉脸,问道:“你还看不看电影?”
  师青玄愣了一下,像是把电影这回事都忘了,又赶紧说道:“看看看,当然看,贺兄你都没看到最精彩的那一段,刚刚死的那个女生可漂亮了,当然跟我比起来还差一点……”
  贺玄没理师青玄,让电影继续。刚刚惨叫那段终于过去了。贺玄看了一小会儿,忍不住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在心里吐槽:女主角仿佛没有脑子纯靠一身主角光环走到现在,顺带祸害了自己的朋友们并且自己屁事没有……
  然而没等他吐槽完,就感觉左边肩膀一沉。偏头一看,是师青玄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为什么这人在看恐怖片的时候还会睡着啊。贺玄看着师青玄的睡颜这样想着。然后关了电视,把最后一粒爆米花塞进嘴里,抱起师青玄回了卧室,把他轻轻放在床上,吻了下他的额头 ,小声说道:“晚安。”
  ―end―
  第二天量体重的贺玄:“……胖了”
  

【柳澄】可以麻烦你来接机吗?

  # ooc注意
  
  
  
 
  —六号清晨—
  江澄把行李收拾好,刚打开卧室门就看到魏无羡笑着朝他挥手:“江……”
  然后江澄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一定是……
  江澄一手撑着门板,一手揉了揉眉心,而门外的魏无羡一点幻想的余地都不留给他,不甘寂寞地拍起了门:“江澄你开门呐!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养仙子,你有本……”江澄忍无可忍的拉开了门,黑着脸吼道:“闭嘴!!我出来行了吧!!!”
  魏无羡收回了差点拍到江澄脸上的手,斜倚在门框上:“你看,你要是早点出来我至于这么干么,而且你刚刚关门的时候差点就砸到我俊俏的脸了你知道吗!”
  江澄双手抱胸,嫌弃的看了眼他,问道:“你把仙子搞到哪去了?”
  魏无羡得意的抬了抬下巴:“昨天晚上我给阿凌打电话让他把仙子关到屋子里去啦,我机智吧?”
  江澄十分敷衍的拍了拍手:“机智,机智。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当然是来看你啦~顺带在你走的这段时间里照顾金凌。还没吃早饭呢吧?我做?”
  “得了吧,你做的东西能吃?我看还是吃面包比较好”
  魏无羡一脸遗憾:“那好吧,你去把面包拿出来,我叫金凌去。”
  “行。”
  江澄才刚往厨房那边走了几步,就听到了魏无羡的鬼哭狼嚎:“啊啊啊啊啊阿凌你怎么把仙子关在自己房间里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江澄江澄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澄迅速冲了过去,把仙子赶到客房里,关上门,又瞪向旁边一脸懵逼的金凌:“怎么把仙子放在自己卧室?”
  魏无羡扶着江澄的腿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就是!下次关到书房去!”
  (金凌“???之前谁跟我说书房有重要文件死活不让仙子进去的?”)
  ―――――
  三人吃了早饭,临走前江澄把金凌拽到一边,说道:“这段时间我不在家,你也别惹事,要是你表舅在这里住,记得千万把仙子管好,就魏无羡那个狗怂……”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能放书房里。”
  金凌一脸严肃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吧舅舅,我会管好仙子的。”
  江澄看着面前的外甥,一阵欣慰。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拉着行李箱转身走了出去。
  —六号上午—
  柳清歌换好衣服,拎着自己特制的牌子出了门,半个小时后就顺利到达了机场,在接机口找了个挺显眼的位置,拄着牌子百无聊赖的看小说。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他从小说里抽身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空了大半,一个陌生但挺好听的声音响起:“柳清歌?”
  柳清歌抬头,看到一个长得不错却板着张脸的青年,正是妹妹要他接的江晚吟。
  江晚吟把画册递给他说道:“我外甥让我给你妹妹的。”
  柳清歌接过画册,回了句谢谢,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妹妹交给他的几张明信片,递给江晚吟:“我妹妹让我给你外甥的。”
  江晚吟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眼那一小沓明信片,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又看了眼柳清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柳清歌也看着他。尴尬的对视了一会之后,江晚吟终于开了口:“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和我外甥……一般都聊些什么?”
  柳清歌摇摇头:“我从来不问她这些事。”看着江晚吟更加复杂的表情,柳清歌明白了对方在担心什么,于是说到:“溟烟有男朋友。”
  看着对方松了口气的表情,柳清歌不禁在心里赞扬了一下自己良好的应变能力和理解能力。
  顺便怜悯一下这个要为外甥操心的江晚吟。
  ―tbc―
  虽然现在放假了但还在补课 (´;ω;`)
  一天六节课还要写作业几乎没时间码字(/TДT)/
  所以请各位不要嫌弃我的速度……
  

【柳澄】可以麻烦你来接机吗?

   # 网瘾少年金凌
  #ooc有
  
 
  

      ――――――――
  江澄本来是在抱着平板戴着耳机看恐怖片,哪成想那女鬼刚冒了个头,金凌就冲了进来:“舅舅!!!”
  江澄吓得一抖,差点把平板摔出去。他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按下暂停键,然后黑着脸说道:“金凌,你下次再不敲门就进来,我就要揍你了。”
  “你上次和上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当然金凌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然后窜到江澄身边,问道:“舅舅,你是不是要去C市啊?”
  “是,怎么?有事?”
  “你能帮我个忙吗?”
  “说”
  “你能帮我带本画册到c市给我朋友吗?”
  “可以,你让你那个朋友直接到机场,然后我把画册给他。”
  金凌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甚至让江澄想起了妃妃茉莉小爱开心到狂摇尾巴时的表情。
  江澄忍不住揉了几把他的头发,说道:“六号上午11:30到,航班是CA985。”
  金凌给了他一个熊抱,说道:“谢谢舅舅!!!”然后就哒哒哒的跑出去了。
  于是江澄继续看他的恐怖片。        
       ――――――――――――
  金星雪浪:在吗
  柳宿眠花:在
  柳宿眠花:什么事?
  金星雪浪:就是上次说的画册
  金星雪浪:我舅舅过几天会去你那边开会,可以顺便给你带过去。
  柳宿眠花:你不过来吗?
  金星雪浪:我还要上学的!
  柳宿眠花:那好吧
  柳宿眠花:你舅舅什么时候来?
  金星雪浪:六号上午
  金星雪浪:你可以去接机吗?然后我让舅舅把画册直接给你就是了
  柳宿眠花:六号我一整天都有事
  金星雪浪:噢……
  柳宿眠花:你等下,我去问问我哥有没有空
  金星雪浪:好
       ——————————————
  柳清歌本来在安安静静的看书,然后被他妹妹的敲门声打断了。他把书放到一边,问道:“有事吗,溟烟?”
  “哥哥你六号上午有空吗?”
  柳清歌拿过一边的台历看了一眼:“有空。”然后把台历放回原位“怎么了?”
  柳溟烟略紧张地揉了揉衣摆,说道:“我一个朋友托他舅舅给我带了本画册,六号过来。但是我六号有事,不能去接机,你能帮我去吗?”
  柳清歌点点头:“可以,你去问问飞机航班和他舅舅的长相。”
  “谢谢哥哥。”
  ———————————————————
       柳宿眠花:我回来了
  金星雪浪:怎么样?
  柳宿眠花:我哥哥说他可以去
  柳宿眠花:他让我问一下航班和你舅舅长什么样
  金星雪浪:航班是CA985,6号上午11:30到
  金星雪浪:我舅舅长得很帅的!
  柳宿眠花:……
  柳宿眠花:不能具体点?
  金星雪浪:【图片】
  金星雪浪:帅吧
  柳宿眠花:帅
  柳宿眠花:只比我哥差了一点
  金星雪浪:【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仙子. jpg】
  柳宿眠花:【对方接住了你的仙子并向你扔了一只短毛怪. jpg】
  柳宿眠花:对了
  柳宿眠花:你舅舅叫什么名字?
  金星雪浪:江晚吟
  金星雪浪:你哥呢?
  柳宿眠花:柳清歌
  ――tbc――
  我考完试回来啦 !
  隔了这么久才回来真的非常抱歉!!
  以及这次的梗来自于英语考试的作文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双杰】 一个很随便的元旦贺文

  江澄本来是要睡觉的,奈何外面的烟花鞭炮就没断,所以只能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直到魏无羡抱着他的兔子玩偶推门进来。
  “江澄~还没睡啊~”
  江澄把床头灯打开:“你不也没睡?”
  “是的,所以我这不是无聊来找你聊天了吗。” 说着,魏无羡非常自觉的脱了鞋钻到了江澄的被窝里。
  江澄一边摆出一张标准的嫌弃脸,一边给魏无羡让出位置:“我还以为你会选择跟手机相亲相爱。”
  “本来是想的,但是我没流量了。这不就来找你唠嗑了吗。”
  江澄靠着床头坐了起来,拿起一边的doge抱枕抱在怀里:“你要唠啥,说吧。”
  魏无羡略惊恐的看了眼江澄的抱枕,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到:“你睡不着觉的时候都想点啥啊?”
  江澄把doge的抱枕翻了个面,略微思考了一下:“想想英语课文、英语阅读、英语单词、英语老师,实在不行就再想想化学方程式。然后就睡着了。”
  魏无羡听后不禁抱紧了他的小兔叽:“哇你居然这么有觉悟……不无聊的吗?”
  “当然无聊,就是无聊才能睡着的啊。”
  “噢――有道理有道理,受教了,下次我也试试。”
  “那你呢?你是想什么才睡不着的?”
  “(理直气壮的)想蓝湛啊。”
  ……妈的我就不该放你进来
  魏无羡打了个哈欠,看了眼表,惊奇的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于是说到:“江澄!过十二点啦!到18年啦!”又握住江澄的手“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江澄一脸恶寒的迅速把手抽出来:“这话你怎么不去问蓝湛?”
  “诶,不一样的,你是兄弟,蓝湛是男朋友,再说,按蓝湛那铁打的作息时间,他应该早睡了。”又顿了顿,问道:“真没啥想说的?”
  江澄思考了一下,说道:“你作业写完了吗?还有,下下周要考试了。”
  魏无羡脸一僵,瘫回了床上双手掩面道:“得了,江澄,你我十多年的兄弟情分啊……表哥受伤了你知道吗……”
  江澄看魏无羡吃瘪心中一阵畅快,道:“受伤了还不回你自己房间?”
  魏无羡背对着他哼了一声:“不回!我就住你这了!我魏无羡是那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我招你来了吗!!!
  江澄沉默了一下,也躺了下去:“那行吧,你不嫌挤就在这呆着。”
  然后伸手把床头灯关掉,又想了想,别别扭扭的说了句:“新年快乐。”
  魏无羡听到后立刻滚了半圈,面对着江澄,笑着回道:“新年快乐。 ”
  ―end―
  云梦双杰友情向!
  因为睡不着觉,就码了篇……算是贺文吧。
  总之各位新年快乐!

【柳澄】

  #师生向
       #ooc有,
  #短小
    

       四
  
       江澄呼吸完新鲜空气回到班里时,人已经到了一多半了,不出所料的,没有一个人在干正经事。就连蓝忘机,都堕落到跟魏无羡卿卿我我了。
  江澄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奈何他与魏无羡只隔了一条过道。他屁股刚挨到凳子,魏无羡就迅速拎着自己的椅子凑了过来,揽住了他的脖子,想要跟他说些什么。然而与此同时,江澄扫到了来自蓝忘机的冷冷的目光。于是江澄没等魏无羡开口就嫌弃的把他推开,说道:“有什么事你离我远点说,蓝忘机都要把我瞪穿了!”
  一般人听了这话还有可能稍微害羞一下,但魏无羡,不是一般人。听了这话反而笑的更灿烂,但好歹是把手松开了。他又回头撩了下蓝忘机,然后又转回江澄这边继续跟他聊天:“咱们要换老师啦!”
  “噢。”
  “你怎么这么淡定啊,就不好奇一下?”
  “我觉得,既然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大概不会是真的。”
  “诶诶诶江澄你什么意思,一天不损我你浑身难受吗?”
  “我这叫陈·述·事·实·”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听金光瑶说的!”
  江澄听了这句话,终于确定了换老师这件事的真实性,于是追问道“换哪个老师?沈老师吗?”
  魏无羡颇有些得意的看着江澄,说道“不是沈老师,是数学老师,咱原来的数学老师告老还乡了。”顿了顿,又问道:“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江澄很是敷衍的回答道:“惊喜,意外。”
  魏无羡又与江澄闲扯了两句,就拎着凳子回去了,而江澄则趴在桌子上专心致志的补觉。
  没过多长时间,江澄就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原本很嘈杂的教室瞬间静了下来。“大概是老师来了。”江澄这样想着,只得把脑袋抬起来,然而他在看到班主任身边站着的那个人后,猝然瞪大了双眼。
  是刚才走廊里那个傻B!
  沈清秋把那人拽到讲台上,笑眯眯的开了口:“咱们班原来的数学老师退休了,这位柳清歌老师以后就教咱们班数学了。虽然柳老师很年轻,但是他讲课讲得很好的。”然后又转头看向柳清歌,问道:“你要不要说点啥?”
  于是柳清歌面无表情的开了口:“我是柳清歌。”侧身在黑板上写下柳清歌三个字,扫视了教室一圈,又问道:“数学课代表是那位?站起来我认识一下。”
  于是江澄硬着头皮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柳清歌盯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叫什么?”
  妈耶这老师怎么这么吓人……不对明明是他走错路了我怂什么!江澄这样想着,定了定神,回到:“江澄。”
  柳清歌点了点头:“坐吧。”
  劫后重生(bu)的江·数学课代表·澄突然有一种想撂挑子不干的冲动。